纽约第一世贸中心 结构系统省20%建材

要数新生代摩天楼,全美国最高的摩天楼———纽约的第一世界贸易中心肯定榜上提名。

这栋摩天楼建在911袭击事件中倒塌的原世界贸易中心旧址,发展成本估计38亿美元(约119亿令吉)。


安高美在分享这个得意之作时表示:“为了打造这座1776尺的商用摩天楼,我们动用了多台起重机,在建筑工地负责钢铁与混凝土工作。”

崭新手法好处多

她指出,该摩天楼楼高102层,门面安装是在56楼以上,钢塔则在81楼以上,整栋建筑物的楼面面积为350万平方尺,而办公室面积则占260万平方尺。

“同时,这栋建筑物还拥有观景台、世界级餐厅以及广播与天线设施。”

有赖于进化的结构系统,SOM在建筑过程中省下了20%建筑材料,以及提高了30至40%的太阳能效率。


安高美披露,采用崭新手法打造的摩天楼,可享有许多好处,例如冷却与加热、更多的自然采光、更舒适、更多租赁面积以及消声等等。

公交及经济效益最关键

Veritas设计集团是我国着名的高楼设计和规划公司,特别是专门设计创新建筑物、空间和环境。

该公司合伙人郑惠芬分享说,在闹市中打造高楼大厦必须优先考量两大重点,即良好的公共交通潜能以及该高楼能否为方圆左近带来充满活力的经济效益。

她说,高楼大厦通常坐落在高密度地区,地皮价格非常昂贵。一般上,黄金地段附近都有完善与良好的公共交通设备,例如捷运站、巴士与德士站等等。

“还有,高楼大厦最好能够为附近带来活跃的经济效益,例如人们只需短途的步行距离,便可从某个高楼大厦抵达另外一个高楼大厦,为该高楼大厦制造更多人流。”

这番话的确很有道理,因为不管建筑物能否触及天际,若少了企业或零售入驻,空无一人也是徒然。

此外,郑惠芬也分享了一些兴建高楼大厦的利与弊;相比低层建筑物,高楼大厦的优势在于高效节能以及较低的集雨量。

郑惠芬分别以5层和50层的建筑物为例,作出节能比较,并发现高楼大厦略胜一筹。

“高楼大厦的暴露面积较多,能够取得更多高布热,而且还可采集更多的阳光。”

她指出,低层建筑所使用的管子比较长,效率也比较低,所以这方面让高楼再胜一筹,但却有潜在风险,主要是有太多的面积需要承受偏高风速,同时高楼的冷却水管和冷凝水管比较长,效率不及低层建筑物般快速。

从整体角度来看,郑惠芬认为,高楼大厦的节能效率略占优势。至于集雨量,基于高楼大厦的屋顶面积比较小,所以影响不大。

另外,高楼大厦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所以需要更强大的支撑力,才能打造高耸入云的气势。

新摩天楼列队

然而,一楼还有一楼高,在全球竞相兴建摩天楼之际,我国也有不少新摩天楼在列队,不久将和大家见面。

郑惠芬指出,未来还会有新成员报到,包括118层的独立世代(Warisan Merdeka)、62层的星级住宅(Star Residence)以及65层的沙布拉塔(Sapura Tower)。

独立世代是一个综合产业发展项目,包括办公室、零售与公寓,发展总值高达50亿令吉,预计于2015年竣工。

该项目占地7.7公顷,毗邻国家体育馆和默迪卡体育场,由国民投资机构(PNB)在2000年出资,以3亿1000万令吉或每平方尺220令吉的价格购入,并成立PNB独立世代有限公司负责发展工程。

郑惠芬指出,星级住宅是位于吉隆坡叶观盛路的住宅产业项目,估计2018年完成。

建筑物再生能源系统

Ranhill Bersekutu副纪律主任(机械)艾尔文说,建筑物的再生能源系统,以尽量降低公用事业与营运成本。

他指出,一栋高楼大厦和拥有同等楼面面积的多栋低层建筑物所使用的能源效率是不同的,前者使用的能源效率较高,因为整体的门面面积与屋顶面积较少。

“因此,我建议打造高楼大厦时,最好使用可集中能源效率的设备,避免使用分散能源效率的设备。”

在建筑行业拥有约17年工作经验的他分享时说,高楼大厦不是“能源消耗大户”(Energy guzzlers),可以打造成高效能源建筑物。

他续称,大多数的能源主要是用在冷却需求、租客的灯光与办公室设备、升降机以及水泵。

绿色评估工具高效门面目前,我国有很多绿色评估工具,供协助设计与评估建筑物用途,例如绿色建筑物指数(GBI)、能源和环保设计领导(LEED)以及建设局(BCA)的绿色标志(Greenmark)。

艾尔文披露,这些绿色评估工具要求的是高效门面,能够降低建筑物的热度为主,进而减少建筑物的能源使用。

提到能源系统,高楼大厦必须具备高效的空调系统,才能让人们在常年如夏的大马,舒适自在地工作,而冷却水则可以让空调系统发挥最佳效率。

“最有效的冷却水系统是直接泵的,无需热交换器,但在高楼大厦,垂直压力限制了这种做法,直泵的顶限是180尺而已。”

因此,他建议改用变速水泵,解决上述问题。

垂直运输最大挑战

对于在高楼大厦的上班族来说,乘搭升降机犹如家常便饭,但这种垂直运输(Vertical Transportation)却是建筑师的最大挑战。

艾尔文表示,垂直运输的最大挑战在于等待的时间间隔、往返时间以及其他等等,但这些问题都可通过优化升降机系统解决。

根据艾尔文的丰富经验,优化升降机系统可有几个选择,包括根据目的地的升降机控制(可改善乘搭与等待的时间间隔,并利用较少的升降机满足搭客量)、双层升降机、高速升降机及分区的快速电梯。

隔开火灾和管道

同时,他还不忘提醒在设计高楼大厦初期,必须考虑到设立中间服务层,并与建筑与结构好好协调,以便隔开火灾和管道。

他续称:“假如是兴建办公楼,我们必须在设计阶段考量几个因素,包括租客类型、提供额外的冷却储备以及具弹性的冷却水营运时间。”

最后,艾尔文提到建筑物的适应性,高楼大厦必须在寿命期间适应新兴趋势或科技、租客需求以及改变用途。

“这种情况就好像是一棵树被限制成长,假如高楼大厦没有充裕的扩充空间,将会面对很多挑战。”

纽约第一世贸中心 结构系统省20%建材

兴建高楼需要注意五大重点

(1)建筑物的再生能源系统,以尽量降低公用事业与营运成本
(2)规划系统的压力限制
(3)优化升降机系统
(4)综合机房
(5)建筑物的适应能力,让其在未来趋势拥有充足的上涨空间

上一篇: 下一篇: